缓缓产粮

文野丨太中丨酒后小故事


#太中

#太宰·满嘴跑火车·治

夜色深沉,街上行人来去匆匆。暗巷尽头酒吧招牌里的橙黄色灯光点亮了漆黑的夜色和古旧的棕色门板。缠上绷带的双手分别放在风衣的两侧口袋,太宰治不疾不徐的渡步,最终停在了门口。

自从离开港口黑手党的以后再也没来过这里。

太宰治不是念旧的人,如今却偏偏推开了面前的门板,从室外踏进了酒吧。

昏暗的光线呈暖色调,中原中也正坐在吧台上,手中轻轻摇晃着棕金色的液体。

门嘎吱一声被太宰治推开,他闻声转头,却和太宰治四目相对。

“——中也。”

显然太宰治起初想夺门而出,但是大脑一向比行动更快的他反而选择了泰然的走向吧台,挑了一个与中原中也相邻的位置坐下。

“..嘁。”

中原中也挪开了本来放在太宰治身上的视线,把酒杯从手中放下,醉意让他的身体略显慵懒。

“啊啊..”

中原中也用右手撑着头发,把身体靠在吧台上,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此刻也被太宰治一并带走了。

“还没死啊,太宰。”

太宰治笑了,他向调酒师要了一杯朗姆酒,巧妙而又不失风度的调侃道,

“嗯,还活着。”

太宰治注视着中原中也的侧脸,中原中也则专注于酒杯中球形的冰块,橙色的灯光打在中也的脸上,让太宰神情恍惚。他想,世间竟有如此美丽之人。

直勾勾的视线让中原中也感到了一丝不快,他终于对上了太宰治的目光,好看的五官微微皱起,

“别看了..”

一杯多一点的龙舌兰让他的脸颊处慢慢浮现出了暧昧的红晕,再加上此刻太宰治炙热的视线,他很难装作完全不介意。

而太宰治只是无奈的把视线一样也放到了自己杯中的液体里。望着杯中的液体,又慢慢勾起嘴角。

“呐.”

太宰治再次开口。

“中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他的话让中原中也动摇了。他的手紧紧握着酒杯,心脏一下一下越跳越快。

“因为我有预感来这里会遇到中也。”

于是中原中也把杯中的龙舌兰一饮而尽。他的睫毛和上眼睑微微颤抖,只是太宰治看不见。

“...早知道了。”

他的喉结也上下滑动,方才刚刚饮用过酒水的中也竟觉得嗓音有些沙哑。

“是吗。”

太宰治轻笑。

“真不愧是中也。”

太宰治也端起了酒杯,很轻很轻的抿了一口。

“喂,太宰”

这次变成了中也开口。

“嗯?”

太宰也喝了不少,醉意让他的思绪变得迟缓。

“为什么要离开港口黑手党。”

中也的语气完全清醒,但言辞间却满是醉意。

“...中也。”

然后太宰治的笑意全无,中原中也最终还是向他问出了这个问题。鸢色的眸子又一次对准了中也橙黄色的头发,朗姆酒在太宰治的胃袋里滚烫烧灼,酒杯里的冰块浮浮沉沉。

“你有什么打算。”

中原中也听出了太宰治的欲言又止,他知道太宰治的意思。但正如渐渐融化在酒杯里的冰块一样,他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也在太宰治的湿润的鸢色瞳孔里一点点融化。

“中也、”

“理由是什么?”

“中也。”

“....”

最终中原中也还是没有追问下去,反而又一次端起酒杯。烈酒烧灼着他的喉管,就像太宰治口中自己的名字一般,连一星半点,都令人感受到无比痛苦。

“中也。”

太宰治握住了中原中也拿着酒杯不停往自己的体内灌进液体的手。

“你喝醉了。”

他把中也的酒杯和手一齐按在了吧台上,墙上的时钟指着晚上11点,他的酒杯里棕金色的液体还有三分之一,而中也的却连一点杯底都难寻。

“哈..”

不再刻意把自己灌醉的中也稍稍低过头,唇齿间的叹息听上去好似嘲笑一样。

“这点程度..不会。”

他想拿起自己的酒杯,但太宰治仍然不放手。

“...喂,太宰..”

焦灼让中原中也的语气透出了些许不耐,似乎他也没有妥协的想法。

“...”

太宰治最终还是放开了他的手腕,中原中也见底的酒杯则又一次被填满了。太宰的眼眸半阖,口鼻间传出了似有若无的叹息。

后来中也和太宰二人都沉默不语,唯独留下酒吧里的蓝调时不时萦绕在二人之间。

时钟从十一点走到了十二点,一杯接一杯的中也最终还是昏睡在了吧台上。

“好了。”

太宰治像之前一样,又把双手都插进了口袋里,踩着不疾不徐的步伐向着门口走去。

“客人——”

调酒师叫住了即将离开的太宰治。

“嗯?”

“先生不把您的朋友一起带回去吗?”

随即太宰治则又转身面向门口。

“不了。”

#后日谈

隔天早上五点中原中也睁开眼睛之后很是茫然。

???我在哪我是谁

花了将近五分钟才把昨晚的事情断断续续想起来的中也意识到自己喝断片儿了,并且还遇到了太宰治最重要的是这个混蛋居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自己跑回家了。

他妈..

中原中也二话不说披着外套就要往外走。

“客人是这样的昨天和您一起来喝酒的那位告诉我说把所有的帐都记在您这里——”

. . .你他妈

正直善良的中也先生虽然好气喔但还是付完了两人份的钱毕竟不能给(黑手)党抹黑(x

于是付完钱的中也用堪比小火车一样的速度一路飞(?)去武装侦探社——

后来,见到了太宰治的他被干了个爽。(?)

#终

强行HE。

这里设定是Lupin酒吧(应该都能看出来吧)

尝试了简短平直的文风。

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43)

© 秽 世 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