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产粮

GST。自戏


修剪的整齐的指甲覆盖在既幼小又白嫩的手上,六菱形的笔杆紧紧的贴着软乎乎的小手。“1908年东西统一战争中西联合军研发出的生命体能强化药「célébrer」投入使用。身体能力被开发至最大限度的士兵们奔赴战场——…”偌大的房间里无处不有奢华的装璜,但偌大房间里却只有一处摆放着金属雕刻的桌椅。并且对于了解的知识也无处不有着不屑与厌烦。半阂的眼睑和游走的眼球静静的把心叙悄悄地带向窗外,纸张上也只留下了些痕迹。2、4、6、7,全是没有见过的生面孔。沉重而高耸的步枪,迷彩的衣着和胸前闪耀的铁块,是佣兵队吗…。……嗯?恍惚间似乎看见了一个显得矮小的少年,切实不出众的他却在一个个人高马大的士兵之间迅速成为了焦点。……拍不上用场的家伙吗。“沃里斯少爷,请专心一点。”湛蓝的轻蔑变成了冷漠。慢条斯理亦心不在焉的说起陈列着的知识。
轻轻笼着渺小的火焰,写字还并不工整的小手却能切切实实的挡住凛冽而来的风。覆盖在即幼小又白嫩的手上即是修剪的整齐的指甲,被烟雾遮掩的食指和拇指间紧贴着燃起不久的烟,秀气的眉心上尽数着不悦。“沃里斯少爷…您在这里…”镇定自若的摄取着令人贪恋的烟草香,继而利落的打量着迎面而来的人,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小不点儿竟然也在。


感慨一下。
去年的自戏写起来完全是特别得心应手。可能是太久没写东西了感觉今年写中文好吃力。

大体来讲…既悲伤又难过。一年比起一年我又在逐渐退化了。

评论(3)
热度(4)

© 秽 世 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