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产粮

色松短篇。Silver City

自从空松和一松私奔之后,他们的世界就跟镀了金似的到处银装素裹。
偶尔在下雪的季节,一松他会紧紧依偎着空松。
“臭松。”
一松总爱这样叫,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一松半阂和一双眼睑下除了慵懒还有让人感慨的宠爱。
“怎么?My Brother——”
空松给予他的回应是用低沉、好听的男低音与他耳畔厮磨。
“臭松,喜欢乱伦?”
一松窝在空松怀里舒服的找了个位置看书,好不容易。
然后空松的话搅和了十分之七的闲情雅致。
于是一松就顺势搁下手中看了一半的书,撑着下巴把脸摆在空松的胯间。
“真不觉得你该叫husband?”
第二天,两个人身上都黏黏糊糊的。
“该起床了吧?唉睡的熟成这个样…。”
空松扶着腰无奈的看着睡姿放纵的一松四仰八叉的躺在双人床上。
“……。”
最终他还是一言不发的准备多让他在床上度过点时间。
把头、手以及上半身缓缓拿出棉被,小心翼翼的挪出棉被。
“……呼。”
不敢发出太多动静让空松有点紧张。
想赶紧离开的想法在脑子里愈演愈烈…
直到他感到肩上一沈,突然间另一个男人的身体已经盖了过来。
“?!…哟,早啊…!My bro—”
张口想说点什么却一下就被对方插了一嘴。
“Husband。”


又名:色松之腻死人系列①(x
梦一百没体力时的产物,所以真的很短啊,说是段子都不过分。(也没写过长的
喜欢腻腻的色松,虽然我一直以来都在写有点变态的色松。
关于镀了金为什么会银装素裹,其实是镀了金属元素。
最后安利个跟标题一个名的bgm:http://music.163.com/song/37095772 



评论(2)
热度(20)

© 秽 世 華. | Powered by LOFTER